钦点财富网 法治 半导体反腐 大基金震动

半导体反腐 大基金震动

广告位1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沈怡然 王雅洁 据中纪委官网消息,7月中旬,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华芯投资总裁路军先后被带走接受调查。期间有媒体报道,大基金下属子基金合伙人王文忠、华芯投资下属项目经理杨征帆被带走调查,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赵伟国从家中被带走,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被调查,与外界失联。

上述数名接受调查人员主要涉及机构,大基金、华芯投资、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紫光集团。其中,华芯投资和国开行分别是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和大股东(除财政部以外持股最多);紫光集团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也是大基金的被投企业之一。

据经济观察网了解,此次多位行业人士被带走调查,主要涉及与大基金相关的半导体投资领域,事件尚未结束,仍在进行中。

2022年围绕大基金出现的震动并非突发。经济观察网获悉,2021年监管部门已经对大基金做出了相关监管动作。

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人对记者表示,2021年大基金出现了人事动荡,多位高层离职。

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其成立之初正值芯片产业并购、技术迭代之际。

一位接近国开行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大基金自建立起便设置了从股东会、投委会、到项目组的规范化机制。从操作上看,大基金是一支市场化运作的基金。根本上,大基金承担着国家扶持产业发展的意志,商业盈利并非其目标,只是在扶持产业发展过程中,顺带而来的红利,这也可以让产业基金运作可持续发展。

该人士称,大基金在治理机制方面还有待探索,包括人员管理机制、人员绩效机制和监督机制。

一位参与大基金筹建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国家意志和商业思维是投委会判断项目的两个根本维度。

按照大基金时间表,从2019年开始,一期基金进入退出期,目前仍然在持续投资的是成立于2019年的二期基金,在投资模式上两者也有所变化,一期、二期基金均由华芯投资作为管理人,一期参股了多家投资机构,二期投的都是实业公司。

一位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人称,大基金已经成为了半导体投资领域的风向标,“可以投到别人投不到的项目”。

大基金震动

2014年9月大基金成立后,丁文武一直出任总经理和董事,此前丁文武曾任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司长,丁文武和刁石京曾是工信部电子司的同事。

大基金一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募资的1387亿资金中有30%来自财政部。除财政部外,大基金第二股东是国开行, 2014年大基金成立时,路军任职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国开行全资子公司)副总裁,国开行牵头组建了华芯投资,以华芯投资作为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此后,路军既在国开行体系下任职、又先后担任华芯投资副总裁、总裁。

据媒体报道,在丁文武、路军被查期间,华芯投资公司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也被带走调查,另一家来自大基金一期控股的投资机构——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媒体报道,7月22日,刚刚卸任紫光集团董事长的赵伟国被带走调查。

此前,紫光集团经历了一轮长达数月的破产重组。一位曾深度参与紫光债务重组的人士对记者表示,紫光集团债权债务结构错综复杂,包括股权关系,工作组想办法组建了一个投资团,把紫光集团的体系盘活起来。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障碍,因为每一次改革都要触碰到核心利益。

紫光集团100%控股的紫光通信,是大基金的股东之一。2015年,大基金开始频繁投资,其中紫光集团旗下最重要的两家公司紫光展锐和长江存储,也是大基金的被投企业。

2016年,长江存储也在大基金和紫光集团的共同出资下成立,紫光集团赵伟国担任了董事长,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担任副董事长。

2018年,丁文武在工信部电子司的老同事、时任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的刁石京,加入了紫光集团,还担任了紫光展锐、长江存储的高管。

经济观察报获悉,在2021年相关监管部门就已经对大基金做出了相关监管动作。

一篇2021年刊发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的文章中称,根据针对社会关注度高的集成电路行业投资“烂尾工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对集成电路投资过热等问题进行督导,赴5省对6个项目进行现场检查,了解地方产业投资和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督促部党组切实采取措施、履行职责,提高投资效率,减少投资浪费,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2021年11月19日,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裁高松涛接受纪委的监察调查,华芯投资是国开行体系的一员,也是大基金的唯一管理人。

投资 “风向标”

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9月,大基金二期(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

2014年国家发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对大基金做了15年的投资计划,2015-2019年是投资期,2019-2024年是退出期,2025-2030是延展期。

根据企查查数据,从控股企业来看,大基金从一期到二期的投资风格正发生变化。大基金一期控股的80家企业中,有55家实业企业,25家金融企业;二期控股的38家企业全部为实业企业,没有金融公司。

一位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人对记者表示,一期大基金把部分钱投到投资管理公司,很多管理人都是很专业的、很市场化的机构,从对产业的效果来看,一期比二期更成功。

一期整体上投的是具备一定规模、进入发展成熟期的企业,二期则进一步聚焦一些更具规模化的企业。从二期已经投资的38个项目看,有29家是在投资时已经完成上市或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或进入上市辅导过程,发展阶段仍属偏后期。

一位曾参与大基金一期投委会的人士对记者称,一些产业链的关键部分是大基金必须要投的,相对细分的环节就无法顾及到。该人士称,期间也有很多项目在投委会具备很大争议,投委会经过多轮讨论才决策,包括被投对象的前景和成长预期;对被投对象给予什么样的约束机制;对退出机制的设计等。

上述接近国开行的人士对记者称,大基金一期和二期所面临的产业环境不同,2015年中国半导体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产业中有一批耕耘数年、亟待扶持的优秀企业,但社会资本又不去投,所以当时大基金去投是很容易出成果的,且它对其他社会资本的引领力量是很强的。

如今买方和卖方市场反转,半导体几乎是硬科技中最热门的赛道,机构蜂拥而至,半导体在一些少数的、低端、偏消费电子的领域已经实现了高度国产化,国产替代更往深一步走,这对投资机构的要求更高。

一位半导体二级市场投资人称,大基金在二级市场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其对上市公司的加仓、减仓会给公司的短期价格带来影响,因此也被其他资金所关注。

上述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人称,如今大基金由于其地位,可以投到别人投不到的项目,正因为这是个国家平台才有机会投到最好的项目。

半导体产业政策路径

大基金成立时,半导体产业正在经历一段黯淡时光,频繁的收购和动辄百亿的晶圆厂投资,让产业释放了极大的资金需求,但是社会资本又不愿投半导体。

中国半导体协会集成电路设计分会理事长魏少军教授在2014年中国集成电路设计年会上谈到,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到现在,企业(尤其是晶圆制造)自身已经失去了通过自我发展配置资源的能力,现在先进工艺投资巨大,中国晶圆厂的盈利能力普遍不高,没有能力独立投资扩产,所以国家必须出手。

大基金成立后,为彼时中国半导体的并购、建厂解决了资金上的燃眉之急,也成为中国半导体发展中一支重要的资金力量。

半导体具有技术迭代快、投入金额高、投入周期漫长等特点。基于此,日本、韩国等多国政府均持续针对半导体产业推出了相关产业计划、扶持资金、税收优惠等政策。

中国在半导体科研、产业政策中曾摸索了多条路径,其中一些尝试也曾暴露过低效、腐败等问题。

2006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把集成电路列为01专项,即“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业”。中央、地方及配套财政资金预计总投入超过1000亿元。后续一共办了01、02、03三个专项组,项目长达数年、前后数百家企业或高校机构参与。

上述接近大基金一期的人士对记者称,本质上,国家把科研经费交给科研机构和高校来分配,由教授来评判和分配半导体项目的投资。最后只有03专项做出了一些成绩,至少项目组有华为企业,01、02的项目中很少有发展壮大的企业,甚至出现了一些骗局,“汉芯”骗局就在当时出现。该人士称,产业的反思是,问题更多出现在顶层设计上。

正是在对此前产业政策的反思中,大基金应运而生。

2012年,一批半导体产业的人士联名致信国务院,希望国家转变一下支配半导体财政的方式,成立一支商业化运作的基金。这些人士包括半导体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专业机构的合伙人。

上述半导体一级市场投资人称,如果没有大基金,国内很多优秀的半导体企业只能寻求国际资本、去美股上市,而美股对半导体的估值普遍不高,企业上美股仍然融资难,是大基金把他们“拉”了回来。

上述接近国开行人士称,大基金最初的机制设计也是业界酝酿数年的结果,征求了很多产业人士的意见,但是产业环境的变化,机制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探索。芯片反腐在行业里是有的,这对芯片投资界是一件好事,有利于芯片产业的健康发展。

本文如未标注,皆为钦点财富网原创,转载文章不代表钦点财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位1

作者: 钦点财富网

区域性财富管理中心建设将吸引更多机构和人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31-8960609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8586138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