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点财富网 乡建 陕西省袁家村:颠覆经典经济学的乡村集体经济模式

陕西省袁家村:颠覆经典经济学的乡村集体经济模式

广告位1

文|胡颖廉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教授

二零二一年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发展壮大新型农村集体经济。农村集体经济如何实现共同富裕和可持续发展,成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大课题。近年来,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袁家村紧扣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这一关键工作,从发展乡村旅游起步,以产业发展为本,创新产权改革与经营管理,破解投入少、活力弱、联系散等难题,发展、共享、壮大了农村集体经济,成功探索出一条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新时代“袁家村模式”。

陕西省礼泉县烟霞镇袁家村地处关中平原腹地,历史上是个点灯没油、耕地没牛、干活选不出头的穷村。20世纪70年代后,袁家村先后尝试过农业学大寨(1970年—1978年)、村办企业(1978年—2000年)等集体经济形式,一度成为富裕村。2000年以后,随着国家产业政策变化和集体企业效益下降,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袁家村变成了“空心村”。

2007年,新一届村党支部带领全村62户、286位村民进行二次创业,决定发展乡村旅游。与其他地区农村集体经济的情况类似,袁家村在发展中面临如下问题:一是如何破解资源匮乏难题,迈出发展的第一步?二是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防止两极分化?三是如何在保障公平的前提下持续创效?围绕这一系列问题进行突破、着力解决,袁家村走出了一条颠覆经典经济学的乡村财富创新的道路,即集体富裕、公共事业与家庭协调发展的乡村市场经济可持续发展之路。

袁家村关中非遗文化博物馆

“无中生有”:村集体与市场对接的市场经济

面对竞争激烈的乡村旅游市场,袁家村党支部书记郭占武和村“两委”班子进行了深入思考。村“两委”意识到,相比于资源聚集的城市,袁家村的自然禀赋、地理区位、资本积累、技术水平都不具备优势,无法单纯依靠市场机制参与竞争,必须发挥集体经济优越性,赋能生产经营者。

集体经济要发展,就必须依靠村集体带领农民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并努力找到最适合、最熟悉的市场接口。

袁家村老酒铺子

第一,在村域集体经济范围内营造市场。袁家村找准自身禀赋与市场需求的结合点,打造关中民俗体验地。村就是景区,家就是景点,村景一体。农民只要把朴素的日常生活展现出来,稍做包装就能吸引远离乡村的城市游客。不论是酸奶、油泼辣子制作还是秦腔表演,或是民俗展示和民宿布置,农民在这些活动中都是“本色出演”,能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努力做到最好。这就是一个初级市场,无须资本介入,仅依靠朴素的生产和交易活动,便可助力农民成长为市场主体。

袁家村老茶馆

第二,用规划、组织、动员等集体行动放大生产要素的竞争优势。袁家村跳出传统集体经济的劳动合作模式,采取“村集体平台+经营性主体”联合的方式,将弱小农户组织起来,提高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比如,村里规定,景区内每种小吃只允许一家单位经营,通过比较留下最优一家,以避免同类产品无序竞争,并维护产品合理的利润水平。又如,景区内所有食材都由旅游公司统一购入,商户只负责签收和使用,这样确保食材来源正规和食品安全。这些措施规范了乡村旅游市场秩序,有利于减少恶性竞争和社会矛盾,让商户安心从事经营。商户在良好的商业生态中持续获得稳定收益,进一步增强了集体的凝聚力。

总之,“无中生有”的关键在于推动集体行动,赋能市场竞争。袁家村的经验表明,集体力量营造的市场具有自我调节功能,有利于资源禀赋薄弱的农村发展。

袁家村辣子坊

共富不暴富:生产和分配的非市场化

市场经济按照效率原则配置资源和分配收入,因此收入差距拉大成为发展中的自然现象。发展起来后财富怎样分配是个大问题。经过一番探索,袁家村较好地解决了生产联合、利益分配两大问题。

第一,生产要素联合以及资源配置的逆市场化操作。村党支部强调共同体意识,引导大家达成这样一种共识:袁家村景区是由全体村民和商户共同打造的,巨大的客流量建立在良好的经济机制和商业生态基础上。在袁家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300万赚一年,50万赚百年”,意思就是说与其让个别人赚快钱暴富,还不如从长远出发大家相互帮衬、共同致富。因此,袁家村在发展过程中并不片面追求创效和市场壮大,而是用逆市场化方式联合生产要素以及配置资源,变“强强联合”为“强弱相连”。比如,对村集体资产进行股份制改造,实施全村“无物不股、无人不股、无事不股”。特别是村集体建设用地被盘活变为资产,按比例直接分配到每户村民名下,让缺乏资金的村民也能入股。又如,在组建合作社过程中,遵循“全民参与、入股自愿、照顾小户、限制大户”的原则,避免不同村民持股数相差过于悬殊。

袁家村辣子疙瘩店

第二,经营收益和风险的套嵌式分配。袁家村的集体经济包括两部分:一是传统集体经济,由农村社区全体成员共有共享,村集体代为行使管理权,以此保障底线公平;二是对全体成员开放但仅有部分成员参与的股份制经济,它明晰了产权归属,确保了实现经济创效。一般来说,同一景区内的商户生意有好有差。袁家村的酸奶店年销售额上千万元,但袁家村并没有依照市场经济规则实行“赢者通吃”,而是允许本村村民和外来经营者、旅游公司、合作社、商铺、农家乐等经营性主体共同入股、持股。这在一定程度上共享了各家收益,同时也分担了彼此的风险。

可见,袁家村以产权共享为核心,让所有入股农民与集体经济组织共进退、同发展,促进了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促进农户个体与村集体实现了共同发展。

不养懒人:让农民成为经济事务和公共事务的主体

如何避免让“公平保障”异化为“养懒人”?这是发展集体经济常会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农村集体经济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共同体,也是一定地域内村民的生活共同体,需要形成共享和共治的良性循环。不管外界的诱惑和压力有多大,袁家村都坚持农民主体地位不动摇,且绝不拿村民的自主权和控制权做交易,确保全体村民的长远利益。

第一,让农民自下而上地构建集体经济组织。农村集体经济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其内部治理结构复杂,尤其是集体产权方面有些模糊不清,这样容易带来纠纷风险,在实践中产生诸多问题。实际上,农村集体是农民的集体,没有农民个体也就没有所谓的农村集体。因此,集体所有权应该立足于农民个体权利,要尽量保障农民的利益。尤其制定农村政策时需要尊重农民的要求和选择,而不可单纯依靠党支部、村干部等“量人行事”,更不可搞“一言堂”。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2007年,袁家村党支部确立了“方向支部定,有事好商量”的协同共治原则。村集体一改旧时作风,充分尊重农民的选择权和创造精神,动员其成为真正的生产经营主体,构建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从开办农家乐、建造民俗体验地到兴办小吃街作坊、成立合作社,从招商引资到进城出省,都是先由党支部拿主意,再交由群众讨论决定,并征求意见到户。这一转变的关键在于袁家村真正将集体经济构建在农民的基础利益之上,真正地还权利于农民,还利益于农民。

袁家村康庄门楼

第二,将商业模式建立在村民组织模式之上。过去农村集体经济经常涉足农民不擅长的行业,比如,办乡镇企业、搞大工业,办专业合作社、搞市场营销。对于这些领域,普通农民不熟悉,不敢作主也不会作主,因此在市场竞争中常处于被动地位,本就弱小的农民最终都变成一个个打工者。只有将农民天然具备的优势与相应的生产经营活动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主动性和创造力,从而构建起农民与集体利益的强联系。当生产经营活动离不开农民时,利益分配机制就自然会向农民倾斜,农民的主体性自然就体现出来了。

由此,袁家村形成了“参与治理— 促进经营—产生收益—持续参与治理”和“参与治理—促进集体经济发展—村集体收益分配给村民—持续参与治理”两个正向反馈闭环。让农民成为集体经济和集体组织中真正的主人,其商业经营热情和参与治理的愿望就会得到加强和延续。

新市场、新经济带来共同富裕的新财富

近年来,袁家村景区年接待游客100多万人,是首批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之一,村集体经济收入高达数十亿元。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袁家村村民人均纯收入超过10万元,村里每户最低年收入为40万元,部分可达200万元,大部分在70万元左右,总体上实现了“全民共富、没有暴富”的目标。

据统计,2018年,袁家村人均纯收入中房屋出租等的入股分红占40.1%。这种稳定的分红收入有效实现了基础性、普惠性和兜底性保障,目的也是为了防止两极分化。这种分配机制还能强化大家的集体意识,而不是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是集体经济的题中应有之义。更值得一提的是,袁家村村民还真正获得了管理公共事务的主体性地位。比如,村委会牵头组建了管理公司和协会,如农家乐协会、小吃街协会、酒吧街协会等,协会成员由商户们自己推选,为协会提供义务服务。由此,他们构建起了自我治理的发展模式。又如,袁家村所有农民经营户都要求写下食品安全承诺书,并制作成牌匾高悬在醒目的地方。可见,农民已能主动捍卫食品安全,并进行相互监督。总之,农民具有管理经济事务和社会事务的双重主体性。

袁家村老门楼

市场经济是汪洋大海,对于资本匮乏、技术有限、市场敏感性弱、抗风险能力差的农民个体来说,贸然进入竞争激烈的市场,无异于以卵击石。从全国的情况看,除极少数村庄依靠大型工业企业成功发展集体经济外,大多数可持续的农村集体经济主要集中在乡村旅游、土地出租、经济作物种植、劳动密集型中低端加工制造业等领域发展。实践证明,那些以发展大工业、大商业为主的农村集体经济,在市场大潮中越来越难以为继。而且,即便这类集体经济发展得较好,农民也只能作为一个普通打工者参与,其发挥作用和增收的空间都十分有限。因此,村集体行动赋能农民个体发展,具有“扶上马,送一程”的重要现实意义。

当然,袁家村下一步发展仍然充满了挑战,其中仍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包括如何更好地平衡村集体经济发展与农民增收的关系,如何处理好外来商户与本地村民的关系,如何更好地融合第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等等。相信在正确和科学的理念引领下,未来袁家村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此案例系根据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研究”课题组丁元竹、张林江、刘忱、胡颖廉等专程赴袁家村蹲点调研所提供的资料编辑而成。

袁家村小院儿

借鉴启示

新阶段农村集体经济如何发展壮大,这是兼具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的命题,更是对乡村财富密码的深入挖掘和解读。袁家村的发展给了我们诸多启示。

走出私人产业局限,以集体产权构建市场经济新机制。经典经济学理论认为,企业是降低交易成本和进行有效资源配置的最佳形式。但在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中,企业制度和市场机制却遭遇到某些困境。我们在现实中观察到,一些曾经依靠兴办大型工业企业而兴旺的“明星村”一度陷入财务困境。与之相反的是,另一些依托农民的力量创立的农村集体经济则发展良好,出现了生产要素联合以及资源配置的非市场化特征,并初步实现了共同富裕。

袁家村手工红薯粉

党建引领下的村民共商,是集体经济的原动力。从表面上看,袁家村在资源配置、收益分配等方面的逆市场化操作违背了经济规律,实际上其更符合中国式哲学。农村集体经济本质上受到市场竞争和社会治理“双重摩擦”,其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在于,究竟是从村集体视角出发去发展集体经济,还是从农民个体视角出发去发展集体经济。过去人们关注“个体”多,而关注“集体”少,正是因为集体经济壮大缓慢最终又限制了农民自己持续增收、高效创收。研究表明,村集体领导村民协同共治,有助于找到最适合的市场接口。党建引领下的村民共商制度,是发展集体经济的原动力。农民在共治中成为具有主体性的生产经营者,增强了对集体行动的认同感。如此便促进了生产要素联合和利益分配的结构性调整,突破了单纯追求利润的模式窠臼,塑造出公平与效率兼具的经济机制。当更多的经济发展成果由村民共享时,反过来又支撑共治,从而形成共享与共治的良性循环。

袁家村云云馍

新型集体财富是经济与社会优势的新整合。村集体带领村民共建共治,发展形成了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是农村集体经济的“升级版”。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既是经济体也是社会共治体,即社会共治作为一种集体行动对农民生产经营进行赋能。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新”就新在跳出经济看经济,这在一定意义上修正了经典经济学对乡村经济的定义,跨越到了经济学的新范式。

集体劳动创造激发集体经济新活力。新型农村集体经济既要发挥集体经济的优越性,也要尊重按劳分配等市场规律。从本质上说,新时代农村集体经济是一套持续激发村民共同奋斗、共同创收的制度设计,而共同富裕正是这套制度驱动形成的经济成果。

袁家村民宿

来源:NO.191

本文如未标注,皆为钦点财富网原创,转载文章不代表钦点财富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位1

作者: 钦点财富网

强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建设未来乡村共同富裕的关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731-8960609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8586138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